HR369人力资源网 > 新闻 > 深度报导 > 又是“最难就业季”:765万高校毕业生就业有多难?正文

又是“最难就业季”:765万高校毕业生就业有多难?

2016-05-16 09:57:35来源:深度热度:评论

作为今年765万中国应届高校毕业生中的一员,周瑶这位优等生用12年优异成绩构建起的骄傲几乎已被毕业求职彻底击碎。

作为今年765万中国应届高校毕业生中的一员,周瑶这位优等生用12年优异成绩构建起的骄傲几乎已被毕业求职彻底击碎。

4月末的一天,这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本科应届毕业生拿着一摞厚厚简历,在北京师范大学一场校内招聘会上已经转了3圈了,仍然没有找到一个满意的单位。

在参加北师大这场招聘会的几天前,周瑶在老家长沙参加了湖南公务员省考。等待结果的这段时间里,她回京继续投简历参加招聘会。

“实在是没有一个对口。”站在角落休息时她说。此时,她的小腿已经被5厘米高的黑色皮鞋磨得酸痛,这双高跟鞋是她妈妈从湖南老家寄给她专门用来应聘的。穿着这双鞋,周瑶已经参加过3场校园招聘会和5场面试了。

4月末,2016年应届毕业生招聘渐入尾声。比起大型招聘会,这场招聘会规模显得小了不少。80家公司的招聘窗位依序隔出的通道中,摩肩接踵的应聘者似乎都带着背水一战的决心。不论男女,显然都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以使自己更富职场气质。在与招聘方的礼貌克制交谈之中,应聘者们仍有一些相似的复杂情感:急切、倦怠,期待中掺杂着焦虑。

这只是2016年中国庞大应届大学毕业生群体就业道路上的一个典型场景。根据国家人力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这个夏天,将有765万大学生毕业进入职场

自2002年起(当年中国第一届高校扩招毕业生毕业),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逐年上升,2005年突破300万,2008年超500万,2011年过600万,近3年更是达到16万到28万的单年涨幅。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人数已由145万人攀升至前所未有的765万。

而根据人社部的数据,如果加上中职毕业生和初高中毕业以后不再继续升学的学生数量,今年青年人的就业群体加在一起约有惊人的1500万。

在当下国内化解过剩产能造成一部分职工下岗、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用工不足等大背景下,“2016年就业形势复杂、任务非常艰巨”,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今年2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

一个月他瘦了20斤

“电话一响,我就心惊肉跳,以为单位来通知了,我是真的都神经衰弱了。”聂少卿苦笑道,为找到一份工作,去年一个月内,他足足瘦了二十斤。

聂少卿是华北科技学院一位本科应届生。去年,他本打算报考研究生,但他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他说:“我已经25岁了,同届大多是22岁,我读研出来都快三十了。”

这一决定是明智的,因为今年考研报考人数达到177万,以7%增长终结持续两年的报考颓势。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考研人群中56%的出发点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考研大军中往届毕业生占了足足四成。经济下行背景下,压力正逐步向考研和就业传导。

放弃考研的念头后,聂少卿从去年开始就投入了找工作的大军中。

从2015年9月开始,各个用人单位和公司开启了针对应届生的第一波网络招聘。应届毕业生们也迎来了自己的“金九银十”黄金应聘季。

作为班里学习委员,聂少卿大学前三年几乎没逃过课。为找工作,聂少卿在大四这年不得不密集逃课。

每天七点半,聂少卿准时起床,洗漱完毕,下楼买份早饭,马上回宿舍开电脑,边吃饭边搜索网络上的工作机会。一般情况下,他会在过一遍各大招聘网站,筛选出心仪的职位后,再挨个细查公司的规模等相关信息。最终决定投递简历后,他会针对应聘职位和公司写封言辞诚恳的五百字求职信,附在简历后邮箱发送出去。

一轮程序走完,再来新一轮,如此往复。一天下来,“眼睛酸涩、胀痛,看什么都是虚的”, 聂少卿说,“神经高度紧绷,脑袋特别痛。”

“以前老师老说我们专业工作难找,我想能有多难呢?但是就真的难到了这个地步,你不体验根本没法理解。” 聂少卿说。他就读的专业是安全生产,如果毕业对口就业,则负责大型施工企业、大型厂矿、生产型企业等企业的安全生产。

但最近两年来,受“去产能”等宏观政策影响,这一领域的相关职位需求人大幅减少、就业紧张。“职位一少,竞争就更大啊,你说你一个二本的拿什么和人家重本研究生去拼?” 聂少卿说。

网投简历、线下大型招聘会、校招、亲友介绍——秉承“宁可错投一百,绝不放过一个”的信念,聂少卿把毕业生求职的每一条常规途径都做到了极致。参加完学校及周边学校的招聘会之后,聂少卿从大学所在地河北廊坊赶到北京、河北张家口等地,参加当地的大学招聘会。原本聂少卿连去山西太原、山东济南的火车票都买好了,最后囿于时间紧张放弃了。

“正常人哪受得了这折腾?整天提心吊胆,电话一响就怕,面试完等结果更怕。又期待又焦躁,一被拒就像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聂少卿苦笑着说:“每天心情跌宕起伏得跟坐过山车似的,简直比谈恋爱还揪心。整夜整夜地失眠。”

还好,付出总有回报。在网投一百多封简历,在廊坊、北京和张家口三地参加十余场校园招聘会,经历十多家公司的面试后,在去年十月底,聂少卿最终签约隶属于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的中铁六局,工作地点在石家庄。这是一家国企,工资待遇也不错,同学们羡慕不已。

聂少卿的同学不知道的是,为了这份工作,他瘦了足足二十斤,长期高强度对着电脑屏幕,他的视力骤降,散光进一步加重。

被迫离开北京

长期以来,毕业后能留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工作往往是大部分应届毕业生的梦想,这些城市因政治、经济等因素形成罕有的顶端优势资源,且足以让父母亲属们倍觉脸上有光。

然而,随着近几年这些大城市为解决“大城市病”而推出的控制人口规模等政策,毕业后能落户在“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工作变得越来越难。

在北京求职希望渺茫后,在此求学7年的欧阳盈已经准备回苏州老家工作了。

“按去年六月计划,我现在应该进新华社或者央视,总之留北京肯定没问题。”欧阳盈专业学的是新闻,但她目前颇有些无奈。雪花一样飘往各个招聘单位的简历中,欧阳盈的简历足以令大多数人倾羡。清华大学国际传播新闻硕士应届毕业,中国传媒大学本科,精通俄语英语,在CCTV、新华社等媒体合计实习两年。

这些都没有给她带来足够运气。

欧阳盈原定计划是在首都北京找份体面的工作,这符合大部分毕业生希望落足大城市的就业心理。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经济研究所去年针对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在2015年高校毕业生中,在省会城市或直辖市工作的以59.1%占据绝对比重,25.4%在地级市工作,在县级市或县城工作的占13.0%,在乡镇工作的占1.8%,在农村工作的仅占0.8%。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李克强:去产能不允许出现“零就业家庭”
下一篇:好消息!人社部出新规取消“奇葩证明”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