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新闻 > 热点评论 > 工厂倒闭员工下岗,围堵总部讨要押金 共享单车坑了多少人?

工厂倒闭员工下岗,围堵总部讨要押金 共享单车坑了多少人?

2017-09-30 09:47:48来源:创业邦热度:评论

近日,处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酷骑单车,小蓝单车接二连三被爆出绯闻:酷骑单车押金难退,总部遭千人围堵,CEO被罢免;小蓝单车新融资受阻,新产品难产,卖身失败…

动辄融资亿元的共享单车真的凉了吗?

近日,处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酷骑单车,小蓝单车接二连三被爆出绯闻:酷骑单车押金难退,总部遭千人围堵,CEO被罢免;小蓝单车新融资受阻,新产品难产,卖身失败…

工厂倒闭员工下岗,围堵总部讨要押金 共享单车坑了多少人?

倒闭潮来了?

6月中旬,悟空单车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8月初,町町单车老板跑路,50天3家共享单车创业公司接连倒闭。也许这只是开始,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企业经营陷入困境。

在昨天,位于北京通州区的酷骑单车总部被用户堵门,千人排队索要押金。用户退款需求爆发和舆论压力,酷骑团队罢免了原CEO高唯伟的职务。

有媒体报道,酷骑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只剩几个客服人员帮忙处理退款。据一位用户说,早上曾有一位欠款300多万的供应商,并无人员接待,很快被赶了出去。

酷骑单车曾一度成长为共享单车领域第四名,但自从推出了黄金共享单车以后,经营危机渐渐出现。

除了“土豪金”配色晃眼以外,单车还配备了充电设施(靠谱不?)。过度营销引起的曝光,引起了部分用户担心,退款需求开始增加。这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是致命的。

刚刚,酷骑单车微信公众号发出消息:

“四川的一个集团公司,已经同意全面收购酷骑。他们以10亿元的价格,接手了酷骑之前累计投入的价值9亿多元的资产,其中包括140万辆车,并将负责处理好酷骑后续押金退款事宜。”

酷骑单车将成为首家被收购的共享单车。

同样陷入困境的一度口碑良好的小蓝单车。

据中国创客报道,小蓝单车自今年1月完成4亿元A轮融资后,始终在寻求4亿美金B轮融资,但这笔融资在今年6月宣告失败。小蓝单车向ofo、摩拜等品牌提出被收购意向,也均被拒绝。

小蓝单车近期将购买半年特权卡的用户强制升级为全年特权卡,导致该项费用的退款时间延长半年。除此之外,小蓝单车的押金退还也需拨打客服电话才能解决。

小蓝单车则在最近悄然关闭了微博评论。网友表示,用户体验败给了烧钱。

共享单车,无论被赋予何种概念,出行大数据也好,线下支付场景也好。都难改行业初期,要靠运营驱动的本质。创业公司在抢夺市场的阶段,共享单车就是租赁自行车的生意。难以靠租赁获利的项目,在融资困难,资本冷静的情况下,很容易资金断裂。

共享单车新政和坟场

9月中旬,北京宣布暂停新投放共享单车。这座城市已经塞下了235五万辆共享单车。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接连完成对共享单车的限制政策。

共享单车被资本催生,迅速覆盖城市的大街小巷。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感慨科技的便利,讨论哪家车子好骑。然而,我们未曾留意,一批批报废单车的命运是被弃之荒野,堆于废墟。城市的角落渐渐地开始出现了一片片“共享单车坟场”。

据智东西报道,许多被城市管理部门清理的共享单车并没有被损坏,但却没有企业认领。而这些单车的结局只能被当做废铁。由于单车投放量过多,仅摩拜在上海就投放了100多万辆单车。城市中并没有足够的空间留给它们,用户的认知依然是随意停放。

目前除了北上广深以外,杭州等地陆续对共享单车投放发出限制政策,防止乱投乱放。

工厂倒闭,员工下岗 这些罪,我们看不到

“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曾这样形容复苏的自行车产业。

共享单车成为创业风口以后,让中国自行车行业迎来了短暂的春天。

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中国自行车协会的官方文件显示:仅ofo和摩拜这两家共享单车企业,2017年一年的订单所带来的产能就将超过2500万辆。

支撑突如其来的订单需求,数千家自行车代工厂只能增加生产线。满街的共享单车背后,是这些工人日以继夜的加班。

1、深圳的雷克斯自行车突然接到了150万辆超级大订单!之前的订单规模一般只有一两万辆。工厂快速招工500名,流水线增加了7条 。

2、美邦自行车公司为了承接40万辆小蓝单车的订单,还曾专门追加了一条生产线。

3、深圳市益钵通自行车一个月内接到了摩拜20万辆订单,ofo50万辆订单,接单接到手软。

……

春天从来不会太长,随着城市里共享单车投放过于饱和。从今年8月份开始,广州市率先要求停止新车投放,一个月时间,上海、南京、深圳、北京、杭州共享单车新政逐项出台。禁止投放,限制骑行等措施遏制了“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这背后,也给这些厂商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另外,市场趋于饱和,资本逐渐冷静,行业加速洗牌…带来的影响是,被拖欠尾款的工厂倒闭,员工下岗…

500多辆町町单车货还没发,创始人跑路了。工厂大多数都是想拿30%预付款,完成生产后,再收尾款。现在,很多代工厂尾款收不回来了…

9月初,新京报报道,“共享单车企业不让发货、拖欠尾款在当地已是普遍现象”。共享单车停放和欠款,许多代工厂都将面临停工停产的困境。欠款从数十万到百万级不等,这里可有许多工人的血汗钱呢。

共享单车行业,双巨头占据大部分市场,长尾创业公司缺乏融资能力,有没有盈利能力。运营一旦出现问题就会资金紧张,许多二、三线共享单车难免把念头打到押金上。

押金退还慢,这背后有没有被挪用的问题存在呢?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从什么时候开始为养老存钱 “以房养老”的话,你有房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