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新闻 > 热点评论 > 延迟退休几家欢乐几家愁正文

延迟退休几家欢乐几家愁

2012-07-24 17:19:27来源:东方财富热度:评论

尽管反对声音强烈,人社部开展“延迟退休年龄”研究却并未放缓。根据人社部对外公布的消息,已经确定在2012年下半年启动有关退休年龄延迟相关系列政策的研究工作。

近几年来,公众对关系民生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关注度越来越高。人民网两会调查显示:2008年“社保养老”进入两会调查前十位;2009年的两会调查中“社会保险”位居第八位;2010年、2011年,2012年连续三年的两会调查中“社会保障”以数十万的得票排在首位。

在人民网仍处于开放投票状态的《人社部拟适时建议弹性延迟领养老年金年龄,咋看?》的调查中,截至7月1日,共有227万网友参与投票,其中96.7%的网友对弹性延迟领养老金年龄的建议持反对意见。

这样的数据并非个例,在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关于延迟退休的调查中,绝大多数网友坚决的表示了反对。

然而,尽管反对声音强烈,人社部开展“延迟退休年龄”有关政策的研究并未因此放缓。根据人社部对外公布的消息,已经确定在2012年下半年启动有关退休年龄延迟相关系列政策的研究工作。人社部回应称,网上的调查并不全面,人社部针对延迟退休的调研,将包括不同年龄的工作者,不同层级的职工,企业高管、工人等,各个地方、各行业以及各种类型单位,全面了解其对延退的反应。

延迟退休引发多重担忧

对就业的影响是延迟退休年龄的首要争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唐钧计算,我国每年产生2000万新生劳动力,而每年增加的工作岗位只有1000万,这其中还有300万产生于自然更替,也就是退休。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李林认为,现在讨论“延长退休年龄”的人,多是在岗人员,一般来说衣食无忧,发出的多为强势声音。社会待业失业人群既缺少“代言人”,又没有相应的保障体系,是声音“微小”的弱势群体。对于社会待业、失业和隐性失业这个巨大人群来说,需要解决的是一个“有饭吃”的问题。孰轻孰重、孰先孰后,不言自明。在这场时论中,有关部门要多倾听弱势群体、进城务工人员的权利诉求,多反映大学生求职群体的心声,以及来自劳动力市场排着长队应聘者的感受。

其次,对于即将退休者而言,延迟退休时间未必是好事。

“退休年龄不够,又找不到工作,这中间几年就意味着没有收入。”一位企业员工表示,“即使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到时候从事体力工作很吃力。宁愿早点退休领取养老金了。”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社会保障系副主任李晨光认为,对于企业职工工资低,工作条件恶劣,尤其一些临近退休的下岗人员等就业困难群体和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的人员延迟退休会损害他们的利益,因为缴费增加,而领取养老金总数减少。

还有观点认为,人社部应先解决养老金历史遗留问题,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之后再来讨论延迟退休年龄的问题。

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研究室副主任张展新认为,在我国财政目前还有盈余的情况下,应该通过财政补贴先去偿还历史债务。他认为,时下影响社保体系的大问题是养老金收支不平衡,这就属于历史旧账。

李林指出,包括“延退”在内的改善养老条件,主要责任在于国家、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如何分配蛋糕的问题上,相关部门应该通过增量的保障措施来缓解这个“缺口”,而不是把解决问题的一切希望寄托在目前延长退休年龄上。

支持者认为延迟退休利大于弊

对于延迟退休政策,一部分学者认为有其可取之处,应该“尽早决策,小步渐进,逐步到位”。

支持者认为,现行的退休政策(特别是内退政策)太浪费人才资源,四五十岁正是个人工作经验、能力、精力的鼎盛时期,这样退休的人员实在太浪费了。赞成适当延长退休年龄。

唐钧说,这个问题在全世界都一样,专业技术人员愿意延迟退休,而低端劳动者则不愿意。相对于那些享有较高社会福利、掌握更多社会资源的干部来说,蓝领工人在四五十岁之后,对目前的劳动强度和劳动时间已经受不了了。

建议延长退休年龄的专家反映称,国外退休年龄普遍为65岁,我国还是60岁,与国际不接轨。来自企业界的代表则反映,退休后作为返聘人员回到单位,一则没有正常的劳动关系,二则一旦发生工伤,无法获得赔偿。

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所长莫荣认为,目前就业供求处于相对均衡的阶段,虽然整体上仍然供大于求,但许多技能人才也比较缺乏,有很多结构性的问题需要解决。

中央财经大学社保系主任褚福灵认为,提高退休年龄,虽然延长了缴费年限,但按照待遇计算的办法,也提高了参保人的待遇。“提高退休年龄,是制度的内在要求,不应当仅为了减少国家财政对养老金的补贴。”在他看来,适度稳步提高退休年龄,确保参保人得到可持续的充分保障,是改革的基本目标之一。

但是公众对这些说法并不认可,凤凰网的调查中81.2%的网友认为延长退休年龄获益最大的群体为公务员。而公务员一般是不直接创造社会财富的,这会加大纳税人和社会的负担。

延迟退休应谨慎考虑

“从趋势来讲,退休年龄肯定是要延长的,至于什么时候切入,放在多长的时间段内推行,这都是需要审慎处理的问题。”西南财经大学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林义表示。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主任乔健等人曾建议,对弹性延退实行分类管理,通过试点、调研推进,总体上制造业不适合采取推迟退休的制度,适合的行业集中在脑力劳动行业。

去年,在法国将退休年龄由60岁提升至62岁的时候,上演了一轮轮罢工抗议。“如果中国推行延迟退休的话,政治风险更大,因为中国有70%的劳动者都是低端劳动力,这一比重比西方国家高得多。”唐钧说,“上世纪90年代有3000万下岗工人,当年的‘四零五零’正是这些年在退休大军中的。如果延迟退休,他们就拿不到期盼已久的退休金,而对他们来说,再要交10年养老金而不是开始领养老金的日子将是非常痛苦的。”

目前来看,仅就缓解养老金压力而言,除了延迟退休,并非没有更好的缓解途径:财政收入两年创新高和央企效益节节攀升,都为加大养老金投入创造了现实的可能,“三公”消费也有大力缩减的空间;从长远看,提升养老金基本起征点和健全社会保险体系都可以有效做大存量;而在法治框架下保障养老金保值增值也符合国际惯例。

总之,完善中国养老制度当本着公平正义原则推进,虽然延迟退休的潮流是大势所趋,但是事关无数人最后能否有个幸福的晚年,任何对养老制度的改革都请务必谨慎而行。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公务员不缴养老保险 退休却拿高养老金
下一篇:人社部:延迟退休拟不同群体不同政策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