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新闻 > 地方资讯 > 西安能成为“人才高地”吗?

西安能成为“人才高地”吗?

2017-12-12 16:53:39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过去30年来,西安一直面临这样的尴尬:作为全国高校与科研院所最集中地之一,西安不能阻止高层次人才大量外流;同时作为重要的中国腹地城市,西安对人才又没有足够吸引力。

过去30年来,西安一直面临这样的尴尬:作为全国高校与科研院所最集中地之一,西安不能阻止高层次人才大量外流;同时作为重要的中国腹地城市,西安对人才又没有足够吸引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成了广东省人才训练营,每年近30%毕业生去了广东。”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一名不愿具名的副教授对界面新闻说。

为了解决上述人才尴尬问题,西安市在今年开始陆续推出一系列“人才招募令”,这被外界解读为史上最密集的人才引进计划。人才引进也被西安市官方提到与招商引资这个“一号工程”同等的地位。

事实上,这只是中国中西部省会城市武汉、成都与长沙等人才争夺战的一部分。上述城市今年都不约而同打响了“人才争夺战”。

事实上,这也揭示着中国新一轮城市发展逻辑与重心的转变:一线城市“虹吸效应”不减,但在新的产业调整中,已有明显的溢出效应,中西部城市在承接中东部城市的产业转移中,急需大量人才。

在新的一轮崛起中,西安市面临“一带一路”等诸多良好机遇,在新的大背景下,西安市如何从“人才培养大本营”蜕变成为“人才集结营”呢?

人才培养数量与城市发展水平“倒挂”

高校、科研院所的数量一直是西安市的一张城市王牌。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近20年来,西安市一直是高等科研院所最集中城市之一、全国高校密度和受高等教育人数最多的城市。

仅从高校与科研院所数量来看,西安市确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西安官方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西安有普通高校63所,在校学生73万人。在教育部最新统计中,西安高校生数量全国排名第三。而西安官方更为自豪的是,西安“拥有各类科研技术机构3000多个”。

高校与科研院所数量直接拉高了西安的两项数据:西安大专以上学历人口82万,占全市总人口10.92%,列全国第一;西安18岁以上成人接受教育比例居全国第一。作为一个二线腹地城市,上述数据已极为难得。

然而,西安的尴尬也恰恰正在于此:海量的人才资源并没有为西安所用,人才外流、人才引入不足一直是西安市发展的瓶颈。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上述副教授感慨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每年电子、通信等优势专业毕业生,除供职位于西安的华为、中兴、大唐电信等几家公司之外,近三分之一南下去了深圳、广州。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也发现,“全球代工厂”富士康2008年前后在国内扩厂时,西安高校理工科毕业生一时间纷纷进入富士康工作。2007年、2008年间,西安北郊一所大学工业工程专业几乎一半毕业生都入职了富士康。

“硬科技”概念首提者、中科创星孵化器创始合伙人米磊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西安是中国人才培养最密集地区之一,但囿于西安的发展态势,上世纪‘孔雀’东南飞最早、最密集飞离之地就在西安。”

从教育部官网发布的最新名单看,高校数量分布最多的前四名为北京、广州、武汉和西安,但西安明显与上述4个城市的经济发展不在同一水平。比如,2016年武汉1.18亿元GDP已近乎西安的2倍,西安市与北京和广州的差距就更不用说。

人才培养数量与城市发展水平的倒挂一直是西安的心病。

西北大学教授、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曹钢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早在30多年前,《光明日报》就撰文指出,西安高校、科研院所数量与相关产业发展水平不匹配,但30年来,这个缺憾依然没弥补起来。”

15年前,国内广为流传的《中国城市批判》一书批判了包括西安在内的国内认为,城市心态、城市环境、城市精神、重视人才、旅游开发、户籍政策等6个方面制约西安发展。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发现,西安当时组织政府人员与西安市决策咨询委委员回应和研究对策,曹钢当时就呼吁:“西安人才大量外流,政府要重视,要花大力气改善就业环境。”而时任西安市人事局一名官员则称,自2003年开始,“东南飞”已经发生了逆转,人才流进已超过了流出人数。西安也将真正由一个人才大市变成人才强市。

事实上,15年之后的今天,西安依旧不是一座人才强市。

西安市人社局一名负责人不久前对媒体称,西安目前存在产业领军人才短缺、国际化人才偏少、人才工作市场化程度不够、人才服务环境不优等问题。他认为这与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国家中心城市、‘一带一路’创新中心和三中心两高地一枢纽的城市定位不符,西安要有与此相适应的人才发展体系及人力资源优势。

西安为什么留不住人?

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最近对西安城市提出“十问”,在人才领域,王永康问:“为什么我们(西安)科研院所林立,重大科研成果层出不穷,但在我市(西安)转化能力不足,墙内开花墙外香?

王永康接着问道:“面对兄弟城市视为掌上明珠的高校、科研院所、两院院士、众多专家人才,我们有没有当好“店小二”,有没有在打破校地壁垒、发挥高端人才作用上积极努力服务?”

“我们(西安)的户籍政策、人才政策有没有走心,能不能真正让人才引进来、留下来?”王永康说。

业内普遍认为,产业结构不合理是西安“孔雀东南飞”最直接的原因。

陕西科技大学就业办一名教师以该校举例说:“陕西科技大学皮革、造纸、包装与工业工程等专业毕业生,几乎没几人留下,并非他们不愿留西安,而是陕西几乎没对口的用人单位。”

而西安的产业结构不合理与相应产业发展不健全为毕业生所诟病,也非一日。作为老牌资源型省份,陕西经济结构严重“偏科”:能源经济的覆倾;创新型、创业类公司不多;绝大多数大型企业皆为国企……

西安交通大学一位讲师称,西安交通大学2014年在陕招生980人,全国招生3222人。西安若不能为异地生提供足够、合适的就业机会,他们很可能会在求职季签约它处。

薪资水平当然也是人才落地的重要考量。智联招聘公布的报告中,2017年夏季求职期,全国37个主要城市中北、上、深、杭、广提供的薪资列前五,北京以9791元的平均招聘月薪居于首位。但其中,西安6089元的平均薪资水平,不仅落后于周边的成都、武汉、长沙和郑州,甚至还低于同位于西北的乌鲁木齐和兰州。

上述西安交通大学讲师